剋煞?

甲申初夏,有海外讀者致電予筆者,他叫阿樂,在電話中他大吐苦水﹗

因為他誤信風水偽書之毒,以為風水學有「化煞」和「剋煞」之分,他用了「剋煞」法,結果惹上重大官非。

阿樂是無辜的受害人,他只是想知道︰「究竟在正統的玄空學中,有無剋煞法?」

雪濤很肯定的答︰「在正統的玄空學中,並無剋煞之法﹗」

「剋煞」,亦有人稱為「制煞」,乃是俗師未明白玄空的真相時,閉門虛構出來的名目。

更有說「剋煞」比「化煞」的生效更快和更直接云云。此說,荒謬﹗

玄空學講求陰陽的平衡,進退適時及乘旺取用等手法,作為全宅佈局的根據。

這些立論基礎,全憑一宅的「天心」所在,而論其九星之消息情況,及九星中五行相輔來佈置。

五行之相生,即「金生水、水生木、木生火、火生土、土生金。」這是中國術數的基本常識。

「金生水」,反過來說即是金被水所洩其元氣,金為父母,水為子息,金生水即是自然之道。

玄空學說是利用五行形理相生的關係,去令一宅之中充滿生生不息的氣機。

風水學中的「催旺人丁、興旺財源、人口平安富貴及健康長壽」等等目的,簡稱為「丁財貴壽」等方法,便是依五行相生之理而建立的。

五行的生剋學理,便是玄空學應用的原則。

阿樂的宅,是癸山丁向七運樓的宅。

自交入八運的新春開始,阿樂工作不順,而且他意識到自己可能快將被裁員,於是日夕不安,並且失眠了多天。

看了一套甚麼的玄空學講義,書內提及化煞及制煞之法。

據阿樂由自己的理解,認為儘快化解他被人裁員的方法,應用「剋制」之法。

他認為是離宮的六八,遇上流年的九紫火飛星,故此麻煩事尤多。

為了加強向首星的威權,他在離宮放了木製的風鈴,又在該處加了一盆高大的植物,認為用強木,去加強離火之生旺氣,便可以將退氣的六自制壓﹗

豈料,何樂將這些木器用具擺放以後,這些制煞之法便立即招來了嚴重的後果﹗

就在阿樂放了木器之後的第三天,他如常的駕車返工。

在一條十字路口,沒有停車就衝了出去,結果他攔腰撞了別人的汽車﹗那是一架正在執行任務中的警車﹗

阿樂的汽車嚴重地撞毀了對方的車子,而且,撞到的恰好是司機位,駕車的警員立時受重傷。阿樂則是受輕傷。

結果,阿樂被警方關進監獄一整晚,翌日才錄取口供,並且控告他「意圖謀殺」的罪名。

過了不久,警方才改為控告阿樂以「嚴重傷害他人身體」、「魯莽駛駕」之類的罪名。

又過了數天,稅局告他欠交稅e﹗短短數日間,迭遭橫禍﹗不久,當然連他原來的工作也保不了…。

阿樂很激動,也很低落,他很懷疑自己是否用錯了風水,究竟有無「制煞」之法?

何解只是放了些盆栽、木製風鈴便有此重大災禍?

聽罷阿樂的經歷,雪濤亦甚表同情﹗

阿樂因誤讀了偽訣的風水書,信這世間上有「制煞」法,而遭此巨劫,實在又是一個偽書誤人的真實個案﹗

真正的玄空學又豈會有剋制煞星之法?

阿樂的七運樓,開門在離方,向首六白在八運已屬退氣無力之星,必主多勞而少得,枉費心力了。

遇流年九紫大飛臨向首,犯火剋金,乾金退氣遇火,已有宮刑之應。

阿樂再在該處用具生機的木來鬥六白兼加強九紫火,官刑是非之性質甚重,故有犯上嚴重官非之應。倘若在大門處更有火形之物事,更可能會遇上火災﹗

阿樂的例子,可能只是冰山一角。偽書誤人、假術累人,真是不可勝數。

玄空學是一門博大精奧的學問,僅是靠小聰小慧,閉門自修來摸索的人,往往得不到心法所在,每每出現畫虎不成反類犬之下場。

有時因理解之失,而致出現極嚴重的後果﹗

阿樂誤讀某名家的風書講義,而有此不幸遭遇,真是惡緣的牽繫﹗

切勿胡亂去改造風水,尤其不可誤信偽師談及的「剋煞」,後果可是極為嚴重的﹗